双绞  

【长篇不定时更新/校园/悬疑】黄昏坂(序章

八点过后的学校,通常都是怪谈里所说的各类事件发生的最佳时机。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不应该在学校的长廊上逗留,但由于我的作业被忘在桌肚里,我不得不在学校没有人的时候再偷偷溜进来。

学校在学生放学后是对外开放的,只要登记一下名字就可以出入校园。

哒、哒、哒

皮鞋踩在冰冷的台阶上发出短促而响亮的声音,我将双手绞在一起,夏夜的微风吹起我的裙裾,冷风灌进大腿之间,冷到刺骨。明明是夏天啊,为什么会这么冷?

我缓慢地走上楼梯,因为无缘由而来的紧张我忘记了裙子口袋里的手电筒。漆黑的夜里,学校走廊上所有微弱的灯光都被熄灭,我只能借着偶尔从长廊的窗台上射进来的惨白月光踩准每一级台阶。

学校里是有为那些粗心将东西忘在学校的同学提供帮助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在门岗处和门卫说一声,再在纸上写下班级学号姓名和取东西的原因便可以拿钥匙进入班级,出来的时候再把钥匙交给门卫就可以了。

骑车来的路上我也考虑过这样的方法,但最后依旧选择了现在这样如此的办法,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那可笑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想到这里,我自嘲地“嗤”了一声。

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因为“忘记把作业带回家”这种可笑又羞耻的理由而被记录在学校里,被那些人知道之后一定又会大肆宣传什么了吧,例如:“XXX居然会忘带作业,能当上三好一定是有什么关系哦”“XXX是我们班的羞耻!诸如此类的。

不就是看不惯我比那些蛆虫优秀嘛,装作正义的样子真让人恶心!我如此想着,绞在一起的双手默默用力,差点拧断了我互相交错在一起的手指。

窗外的寒风突然猛地灌进来,吹的玻璃窗呼呼作响,像是有什么人在拼命敲打玻璃。

咯咯咯,咯咯咯。

从走廊的尽头传来这样的笑声。

也许只是风吹到窗框的声音吧。冷静下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我抱住双臂,数着脚下的楼梯尽量不让乱七八糟的思想侵占我的大脑。

一,二,三,四,五……十一,十二。

再上一节左拐就是教室了。我将视线慢慢转为平行,双脚向前一迈,却因为踩空,而一下跪倒在最后一级阶梯上。

“怎么会?!明明一共才十二级而已啊。”我控制不住地惊叫了一声,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回荡,像是有一个人一直在重复自己所说的话一样,伴随着笑声愈发让人哆嗦。

“不过是楼梯而已,一定是我数错了嘛。没关系啦……不过是数错而已。”就像对什么人说话似的,我的语气居然坚定到自己无法想象,我拉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轻快地跳着步子来到教室门口。

[呐,告诉你啊。学校曾经有过一个怪谈——八点过后,数自己教室所在的楼层阶梯,出现的一定是十三级……]

[哈?我们学校的所有阶梯都是十二级呢,好可怕啊……可是谁会大晚上来学校啊。]

[那可不一定,一定有些神经质的傻瓜会来的,而且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呢……]

[是什么啊?]

来到教室门口,我别有用心地看了一下班牌——这不是没错嘛,也不知自己在怕些什么。

我径直走到窗台边。我的计划是:从我们班的没有锁住的窗户内爬进去,然后在拿到作业后凭借靠窗的课桌爬出来,最后走出校门。

值日生从来都不会记得把窗户锁起来,因此有很多同学都用过这种方法,我一向对于偷偷摸摸的行为是十分鄙夷的,但是一想到登记之后的情况,我就无法坐以待毙。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剩余的一个月学校生活,为了能平安地度过,我不认为我的行为有一点点的不妥。

也许是因为身材矮小所以轻快敏捷的缘故吧,我很轻松就进入了教室。

轻而易举地便找到了自己的课桌,去翻作业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袋里有手电筒这个事实。

我打开手电筒,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作业本,便想要从前门开门出去。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了黑暗的教室里的一切。

没有点灯的教室,一排排整齐的课桌纵向摆放着,浅浅的月光勾勒出矩形的模糊轮廓,尽管这个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我总觉得,那些空着的位置,似乎都还有人坐着。对着黑暗的教室,看着干净的黑板……

眼神本想飘过那块每天盯着的黑板,但,我的视线,却无法离开。

不!那不是干净的黑板!

手电筒的灯光一晃,那束笔直的肃杀灯光打在光滑的黑板上,正中间,那四个字——

找到你了。

故意写得扭曲的字体应该是为了掩饰笔迹,呵,看来便是班级里那些愚蠢的家伙吧。

我翻了翻眼皮,继续挪动步子。

[后续哦!如果你在那天晚上碰巧进入教室,就会看见黑板上有字哦~]

[哎?可是每次放学老师都会来检查本班的黑板有没有擦干净,擦干净才能回家呢……]

[是的啊。所以才是怪谈呢~]

[是哪四个字啊?]

[找到你了。就是这四个字哦~]

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了笔尖划过书本的沙沙声。

脚下的步子没有来由地僵硬在原地,任凭我怎么移动步子,都没有用。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原地站了几分钟了。

突然之间,我看到了……

[知道吗?我们班里啊,有人在作弊呢。]

我看到了……

 [早就知道了啦,不就是所谓的‘第一名”嘛,真让人受不了呢那个人。]

惨白的皮肤,月光下的轮廓。

[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自己了不起么?在老师面前装成乖乖女。私底下不知道多么恶心吧……]

黑色的百褶裙与披散下来的黑色长发一起飘舞着,乱了我的视线。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任何风呢……

[她啊,还吸烟喝酒呢~她和老师啊……有那个呢……]

[那个人啊,会死呢。]

[真该死啊,那个人!]

[去死最好啦!]

眼前的人咧开两片红得滴血的唇瓣,就这样,直直地看着我,那双眼睛,是黑色的眼睛。

当作没看见吧?打开教室门,就好了……

“你是谁?”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

为什么?!我要说话啊!!

“我啊,就是你呢。”她撩起刘海,那双眼睛,就暴露在我面前。那张脸,和我的,是那么的。

相同。

那个声音,和我的,是那么的相同。

不可能……那些话,都是假的,那些蛆虫所说的,都是假的……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的!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就好了……

“不是做梦哦~面前的,不就是你么~”冰冷的手指,就像尸体一样僵硬,附上了我的脸颊。红唇靠近我的耳廊,她,眼前的“我”叫了我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

我听到的尖叫,究竟是我的,还是“我”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没有机会思考了。

睁开眼睛,那对瞳孔所放大的,居然是黑夜里无比耀眼,无比绚烂的,在那已经不真切的黑色天际里,那如鲜血般的红色夕阳。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那根本不是八点过后的学校,而是正处于夕阳所吞噬下的,黑色校园。

找到你了。

我,这样对我说。

2017-07-30 评论-5 热度-3 文字小说幻想长篇校园悬疑
 

评论(5)

热度(3)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