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夜降灯影落
黑曜闪烁撒星屑
深月坠双瞳

薄幕掩苍穹
垣上疏影茶渐浓
蓦然觉深秋

###
    大概是年更了。这次的灵感来自不久之前买的色彩雫墨水。就想之后每入手一瓶墨水就这样随便写一首。所以,下次写估计就是等我把整瓶墨水用完的时候QWQ突然觉得这个夏天就这么过去了时间真的好快,马上就要进入自己最喜欢的季节了!

可能是因为开学了的原因(?),想要写的东西越来越多。

云之一

又:无论是盛夏还是寒冬,学校的云总是美得动人心魄。
(既然仅有的摄影设备只能拍出一团浆糊……那我还是不拍了QAQ)
悠远漾冬风      

白绢映眸染醉红
拂手扯丝绒

斜阳连草树
谈笑言语蓦回头
散若涟漪波

连名字都没有想好的藏头诗之三

又:fukase的花鳥風月好聽到爆炸。少年感的聲音是世界的珍寶。
又又:我也不知道我寫的是什麼鬼。但是發現了這麼棒的樂隊總之是很開心√

花连孤城烟雨潇潇,
鸟吟长空振翅仓皇。
风落睫影凝弱寒霜,
月下悔意切莫思量。
深似苍穹,
濑若漪觞,
慧忆倾赋酒满裳。

连名字都没想好的藏头诗之二

又:给天使疯狂打call!!

初晨涧草苔沿上,
音袅空谷何皎皎。
未见镜湖篙落影,
来从秋舍去漓江。

VOCALOID曲乐(伪)N题之六

1.在紧闭的厚重窗帘之外,究竟是晴天还是阴雨。若是你不存在了,关于这种事情,我也没必要知道了。掀开窗帘,只会觉得阳光实在太过刺眼了。就像我那时无法见光的空荡心房一样。啊,今天也是独自一人安然入睡的一天呢。可是就算是像现在这样蹒跚前行也无所谓,至少,这个世界上,依旧有你存在。因此,就算多一秒也好,我也要比你先走一步了。没有你存在的这个音色全无的世界,我是没有办法呼吸的啊。——《君のいない世界には音も色もない》

2. 在散布着童年玩具的房间里,现在连铁皮火车都没有办法向从前那样发出刺耳的声音了。双眼被什么不知道的东西蒙住,因此连对面的你是谁也不曾知道了。那么,无须穿鞋,就此向着那淡薄的...

题目都没有想好的藏头诗

又:其实是上郁达夫那篇散文的时候,好友说起朔老师适合江南冬景时候的脑洞……然后,然后就随便写了。虽然完全不押韵。
又:总之我现在就是沉迷于朔老师无法自拔!

萩逢日暮寒霜降,
原上焦赭杂微草。
朔月长桥连雪色,
梦回江南雨潇潇。

VOCALOID曲乐(伪)N题之五

1.拨开沙粒所模糊的视线,眼前是分明的指向标,即使离开了我也没关系。因为那融化在布满马赛克的舞厅里所留下的哒哒声,少年少女所庆祝着happy birthday,这所有的回忆,都会在这个星球上重新浮现出来。——《砂の惑星》
2.如果捉迷藏永远都不会被发现下去的话,那就给我好好应对下去。如果能够一直说NO就可以解决一切的话,那就给我用那张撕裂的嘴巴一直说下去。既然没有办法好好应对,那就好好欣赏你的头颅被我瞄准之后所迸溅出来的火花啊。——《HIBANA》
3.以声音所描绘的那能把漆黑的夜晚变为深蓝的光,纵使梦无法再轮回第二遍,那言语所诉说的,也不会在第二个夜里所消失。因为,我会在之后千千万万的夜里,再次...

【长篇不定时更新/校园/悬疑】黄昏坂(序章

八点过后的学校,通常都是怪谈里所说的各类事件发生的最佳时机。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不应该在学校的长廊上逗留,但由于我的作业被忘在桌肚里,我不得不在学校没有人的时候再偷偷溜进来。

学校在学生放学后是对外开放的,只要登记一下名字就可以出入校园。

哒、哒、哒

皮鞋踩在冰冷的台阶上发出短促而响亮的声音,我将双手绞在一起,夏夜的微风吹起我的裙裾,冷风灌进大腿之间,冷到刺骨。明明是夏天啊,为什么会这么冷?

我缓慢地走上楼梯,因为无缘由而来的紧张我忘记了裙子口袋里的手电筒。漆黑的夜里,学校走廊上所有微弱的灯光都被熄灭,我只能借着偶尔从长廊的窗台上射进来的惨白月光踩准每一级台阶。

学校里是有为那些粗心将东...

VICALOID曲乐(伪)N题之四

1.一圈圈的极光在我们头顶上盘旋,在这个地球上,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致。正因为我们存活在彼此身边。让我们的歌声传达到更加遥远的彼方吧。看天空中闪烁的蓝星,那便是只属于我们的歌声所闪耀着的希望的光辉。——《blue star》

2.我是你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在这个破碎的星球上,我所知道的只有你一个人。我们相依为命互相依靠。你唤我的名字,尼亚。你问了我无数个问题,我也都一一回答,只是为什么最后一个问题,我终究无法回答上来了。纵使泪流满面再也无法见面,我也一定要告诉你,你的手,比我的手,更加温暖。——《ニア》

3.你的岁数不断增长,而我的声音一如最初的样子。所以也请像最初那样侧耳倾听吧。一年后,三年后...

〖毕业季/三十题〗我们能相遇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此文灵感源于halyosy《桜ノ雨(樱之雨)》feat.初音ミク。

*这是脑洞!这是脑洞!这是脑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大家自我代入是我的荣幸:-D)

*因为今年刚好毕业,所以写了三十题。虽然对于我们班级并没有多大的深厚感觉,但是听到樱之雨的时候还是泣不成声。不知道是以为MIKU美妙的声线还是动人的歌词,或是两者皆有。三年的学生时代似乎也随着缓缓入耳的歌声浮现于眼前了呢。(还有就是因为班级里有同学送了我毕业纪念,所以当时很感动,就一拖二拖三拖写完了三十题,再次表达深厚的谢意!在班级里遇见这样的人真是太好了!)

*大家看了开心就好

1.彩色粉笔浸泡的白水,黏稠的液体,五彩的彩色粉笔灰在...

超级好看啊!一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就好羞耻!还画了miku真的好开心!
我们能相逢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就算随著时光岁数增长也依然不会变!

绝望三题

(幼年)

其实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在想了。

为什么妈妈总是在深夜的时候掐住我的脖子呢,我不懂啊。

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事情呢,就算这么做也没有关系啊,可是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那么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脑袋说着晚上经常陪我玩画片,讲童话的话呢,明明与事实不符啊。

而当我问你的时候,你又开始掐住我的脖子了。恩,很讨厌吶。虽然说妈妈的手掌很温暖,就像冬天阳光下晒过的被子一样的,暖乎乎的。但是啊,当那种和动画片里出现的一样,那种惩罚坏人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为什么我们大家那么白皙的皮肤里,会是那么难看的红色啊……

(少年)

其实从这里跳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我已经受够了。

这个...

VICALOID曲乐(伪)N题之三


1.为什么不接受我的爱恋呢?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告白却被以我只当你是朋友这种可笑的言语拒绝,在友人看来这不过个“烂大街”的故事。所以你的头,必须在绯红的美味鲜血里飞溅出来才会变得特别啊,因为啊,我曾经是那么的喜欢着你。——《痴心成疾此厢亲笔、鲜花绽放彼厢敬启》
2.在古老的废墟之中,这遗留下来的古迹只是我的朋友们的陪葬品,没有他们生命的证明,却又发着夺目的光彩。我逝去的友人们啊,听到了吗,我电子的心在几千年之后依旧在跳动呢。——《Akari》
3.电波塔的信号在光芒流转的北极夜空上发出,银河般的苍穹飘忽着绿得不真切的极光,我们手拉着手,十指缠绕着却只能感觉到彼此冰冷的寒意。只是这样也没有关系,因为那...

VOCALOID曲乐(伪)N题之二

1.所有的东西,都从脑子里碰涌出来吧。妄想碎片深深扎进皮肉里,所涌出的绯红色化作发射的燃料。火箭升空的那一刻耀眼的白光刺痛着眼球。只是这一次又没有成功呢。射出的东西根本不足够啊。所以让它更加猛烈地溢出吧,百年后的我,一定能够发射到月球之上!——《脳漿炸裂ガール》

2.在散发清辉的彗星之上,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说完别扭的话语之后又相视一笑,这是属于我们的蜜月。在红灯亮起之前,就让我们在绿光之下尽情舞蹈吧。——《彗星ハネムーン》

3.我所获得的爱,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生动而无力。可是没有关系哦,只要讨厌那个人的话,就能反过来操纵别人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关节,却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了呢?自以为是的认为...

XYZ(六)

客厅里第三次响起《致爱丽丝》的钢琴音乐,Z又一次地选择了无视。

这个时候家里空无一人,不算很好的居所隔音效果可想而知,她能想象得到整个楼层都听到这首曲子。

她知道不接电话这种行为很不礼貌,但她依旧视而不见

打电话来的人她清楚的知道——即使不看显示屏上的号码。

打电话来的是自己已经几年未曾谋面的父亲。

是那个女人每次喝着红酒对自己发着牢骚,时而露出疯狂得颓废的眼神后将红酒倾倒在自己脸上的间接肇事者。

其实女人是可以选择淡忘的,毕竟是十三年前就消失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现在估计是连外貌和声音都已经忘却了。可是很奇怪,女人就是喋喋不休地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说着几天前已经重复过的话,用同样的方...

VOCALOID曲乐(伪)N题之一

1.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那么在面对眼前满目的夕阳的时候,拉长的影子里,也会映有你闪着泪光的笑颜吧。——《夕日坂》

2.曾经拥有过的,即将拥有到的,遇见的,即将邂逅的,希望这一切,都伴着紫罗兰摇曳着的香气里,静静地带进坟墓。——《过ぎし3月の君へ》

3.就算再也无法发出声音的你嘶裂着震动的声带,在我耳朵里,这无形的声音,也化为瞳孔里倒映的最耀眼的星辰。——《歌に形はないけれど》

4.十年后的我啊,你是否还在为记忆中的那个人流泪?你是否还在为自己前一秒所做的事情而懊恼?在做这一切事情之前,请抬头看看镜子里,那张,扭曲的,在记忆之海里默默哭泣的自己吧。——《letter song》

5.再多...

〖miku39贺文/十周年快乐/calc〗下一次一定好好爱你

 *文章灵感源于ジミーサムP投稿曲《calc(计算)》feat.初音ミク。

 *从2012年开始喜欢MIKU,现在算来也可以说是5年了。此文用了定时发布(2017/03/09 08:31),39和0831都是很重要也很感动的日子。今年是只属于MIKU的十周年,第一次写贺文,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关于calc:已经是2010年的老歌了,虽然被翻唱了很多个版本(其中也有改编得不错的版本,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但只属于MIKU的声线所带来的最初的感动是无法磨灭的,就算是翻唱在我看来就只是翻唱。此处小小地推荐的是2016年的game version,当然也是MIKU的版本,细...

三样必需品

我曾经遇见过三个少年。

第一个,四肢瘦弱纤细,脸上挂着饱受摧残之后的忧郁,最让人难以忘记的,是他那双蓝色的双眼。不是天空般的湛蓝色,也不是丝绸调制的浅葱色,而是近乎黑色的,阴郁的,大海般的黑蓝色。

我在茂密的森林里遇见他,那么可爱的孩子,却独自站在那里,绿色勾勒出来的背影瘦小得让人心疼。

(吶,你在干嘛呢?)

(我要回家。)

(回家?我不知道你的家在哪里啊……)

(我要回家。)

(那你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好不好?我送你去啊。)

(我要回家。)

(好吧……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哦。)

(……好。)

(唔……)我哪里知道什么回家的故事啊……没办法,只能现场...

致逝去的三月的你

又:灵感来源于doriko《过ぎし3月の君へ》feat.hatsune miku


那棵樱花树下,我第一次遇见你。

墨色的发,在大片的嫩粉下那么明显,象牙色的皮肤,柔美的脸部线条,我愣神地看着你,连怀里的书本都掉落在脚边。自以为无法察觉地盯着你,看了许久,长到回过神来时,那个樱花树下的你,已经消失不见。

大家都说,樱花树下埋藏着的是尸骨,樱花瓣的味道都带着血腐烂的味道。但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舔舐着飘然而至于我鼻尖上的樱花瓣,尝到的却如此甜蜜?

那种朦胧的感觉,就像是羽毛扫过舌尖上的万千个味蕾,轻淡的味道,但没有大家所说的血腥,只是淡淡的,...

歌虽无形

又:灵感来源于doriko《歌に形はないけれど》feat. hatsune miku  

残阳如血,在眸色中流转,薄暮余晖之时刚过。但为什么在这样轻舞摇曳的光芒之中,我却怎么都笑不出口?

    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海滨城市,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海浪轻拍沙滩的声音——比每首乐曲都更加动人悦耳。清晰可见的每一天,我们所留下的,就是每天余晖之中慢慢消逝的沙堡。

“梦一定即将迈入结局。”那个时候茫然得根本不懂得你说话的我,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是扬起酸痛的脖子抬头看你。

    我澈蓝的眸子里映照着你柔和的...

XYZ(五)

S与X住的极近,只隔着一条街道的两栋楼房,连窗户都是相对着的,以至于X每次写作业时都透过窗帘看S模糊的轮廓.但是,为什么,她总是看着看着就忘记了桌子上还未动过笔的作业呢?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Z就已经爱得无可救药了吧。

每次上学,不期望的遇见,小心翼翼地抬眼,S却从来都没有看X。X总是跟在他后面,看着S修长的双腿在她眼前一前一后,那时候,X居然会有一点点膨胀的幸福感。她不敢走到他前面,只要一想到他看见自己不自觉的丑态,X就羞愧得涨红脸颊。

希望你叫我的名字。一想到这里,X就不自觉地拍拍自己的脸颊。

S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成绩好到从来不用听课。

X,是学习差到极点的人,尽管是上课抄下...

伪音物语(短篇)

又:灵感来源于deco*27《音伪バナシ》feat.hatsune miku

又:本文没有任何对于VC的偏见,人物只是引用,如有歧义,勿喷。

“呼呼……呼啊……”她喘息着,苍白的手指因为刚才的用力而不住地颤抖。

盛夏的夜,潮湿的空气在冰冷的月光下泛着肃杀的苍白,冷意从暴露在外面的皮肤渗透到身体里,连刚刚一瞬间停止的心跳都在此刻剧烈地跳动起来。

一下,一下,在寂静的夜里跳动着,是这间屋子里唯一有存在生命的证明。

月光透过窗棂,被折断的光线毫不留情地映照在面前少女的脸上——纤细的四肢,身上罩着白色棉布的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红色的不规则的花朵。柔和线条的脸部与她纤长的睫毛极为相称。散落在地面...

XYZ(四)

Z喜欢音乐,她是某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家境优越的她是所有同学的羡慕对象,但没有人知道,Z承受的痛苦远比她得到的幸福要多得多。

与Y一样,她成为了幻想的诱惑对象。这次,她要加倍诱惑这个女孩,她要让这个女孩坠入她的陷阱再也无法自拔。

当然,Y成为了她的工具。

Z吃饭了。女人不耐烦地冲楼上的女孩喊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叫她了,每次她都装作没听见似的,让人闹心。

Z还没有下来吗?要不要我去叫她……Z的表妹T放下碗筷,关心道。她这个表姐最近怪怪的,让人无法放心。

女人缓和表情,挂上温暖的笑容,把一些饭菜端到T面前,温柔地说,T是好孩子,不用管你表姐,让她饿死算了。女人说着,脸上多了一丝厌恶...

她不知道怎么哭

她不知道怎么哭
只会将身体里所有的水分调动

透明粘稠的液体从鼻头挥发
带有咸味的晶莹从眼角散发
甚至唾液也会不自觉地流下
那不是哭
不过是心脏在最后的挣扎

鲜红的数字嚣张地宣布她的罪行
女人的瞳孔疯狂地夺走她的理智
从口里吐出的字句如同锋利的刀
那不是发泄
这只不是夺走她最后辩解的权利

幼年曾目睹的张牙舞爪
妇人不给机会的咄咄逼问
现在再也不加控制的肮脏语言
是啊 已经习惯了 没什么大不了 
这只不过是让她的心再次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怎么哭 
却仍然将那所谓的委屈与痛苦发泄
手中的小刀犹豫着
是啊 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XYZ(三)

Y很快辍学了。是他的意愿同时也是老师的希望,终于,那个有损校风的学生走了,他们很快把Y用过的所有东西都敲碎砸烂,他们认为这些东西都是经过恶魔之手,有晦气。

Y辍学不久后又离家出走了。带上了他的画板画具和一部相机——那是他用他在广场上画的几幅人像赚来的钱。又从父母的抽屉里拿了一摞百元钞票,再也没有回来。这是他的选择同时也是父母的盼望,终于,这个恶魔般的孩子走了。那一摞钱是他们在Y初二的时候就准备好的,一直恳切地希望儿子把那些钱拿走。

Y成为了所有人抛弃的孩子,17岁。但他丝毫不觉得孤单与悲哀,相反,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因为,他去追求了所谓的“理想”——幻想制造的伪劣附属品。

Y坐上卧...

XYZ(二)

学习对X来说,究竟是什么?生活的工具,认真的证明,或者是死亡的节点。但这些都将与她无关,因为,她是差生,所谓的差生。

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学习。老师总是说她很认真,很认真的听课,很认真的完成作业,但一次又一次鲜红的数字一次次地宣布了她的死刑,回家的恐惧日益笼罩在她的头上。

理科,为什么要学那种东西?她自视清高,很快,成为了班上的差生。

X从不认为,学习是她唯一的出路,但日益迫近的毕业考成为她生命的第一个空洞。当然,此时的X还未意识到。

X喜欢画画,但没有Y那么癫狂。她加入美术社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好奇而已。当然,人总是喜欢美好的事物的,厚重的油画与透明的水彩是她所喜欢的。...


XYZ(一)

    Y是一个流浪画家。大概是初二的时候吧,他突然对画布上的颜色和笔尖与画布接吻时的样子有了疯狂的热爱。这段时间,他幻想自己就是世界的操纵者,掌握时间,他是世界中心,地球为他转动,为他停止;为他生,也为他死。Y不知道,他在这段时间已经中了幻想的魔咒,从此再也没有得到现实给予救赎的解药。他被幻想的身姿所吸引,为她穿上华美的衣服,用贪婪的双手去触碰她的肉体。他沦陷了,他与幻想坠入爱河,从此再也没有逃脱。

    但他忘记了,幻想并不是一个专一的女子。

    Y变得孤僻,同学们都不敢接近他。原...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