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XYZ(六)

客厅里第三次响起《致爱丽丝》的钢琴音乐,Z又一次地选择了无视。

这个时候家里空无一人,不算很好的居所隔音效果可想而知,她能想象得到整个楼层都听到这首曲子。

她知道不接电话这种行为很不礼貌,但她依旧视而不见

打电话来的人她清楚的知道——即使不看显示屏上的号码。

打电话来的是自己已经几年未曾谋面的父亲。

是那个女人每次喝着红酒对自己发着牢骚,时而露出疯狂得颓废的眼神后将红酒倾倒在自己脸上的间接肇事者。

其实女人是可以选择淡忘的,毕竟是十三年前就消失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现在估计是连外貌和声音都已经忘却了。可是很奇怪,女人就是喋喋不休地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说着几天前已经重复过的话,用同样的方式再次把Z送进淋浴室。

回忆戛然而止,伴着突然卡在奇怪部分的《致爱丽丝》消失在寂静得可怕的空气里。

Z呆愣了一会儿,又将视线转向几天以来一直重复着拿出来放进去的廉价画纸。

女孩子的背影。她的背影。

Z已经是第N次想起那个少年苍白消瘦的脸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住那个只是在回程火车上见过一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央求他把这幅画赠送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辆颠簸的绿皮火车的几十个人中,注意到在那么渺小角落里的Y……

只是,那个人,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如此想着的Z,完全没有意识到,之后的日子,直到她生命终结的那一刻,正是这个吸引着自己的少年Y,将自己带入了幻想华丽而永远没有尽头的深渊。

2017-04-12 热度-1 小说幻想堕落疼痛现实

评论

热度(1)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