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三样必需品

我曾经遇见过三个少年。

第一个,四肢瘦弱纤细,脸上挂着饱受摧残之后的忧郁,最让人难以忘记的,是他那双蓝色的双眼。不是天空般的湛蓝色,也不是丝绸调制的浅葱色,而是近乎黑色的,阴郁的,大海般的黑蓝色。

我在茂密的森林里遇见他,那么可爱的孩子,却独自站在那里,绿色勾勒出来的背影瘦小得让人心疼。

(吶,你在干嘛呢?)

(我要回家。)

(回家?我不知道你的家在哪里啊……)

(我要回家。)

(那你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好不好?我送你去啊。)

(我要回家。)

(好吧……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哦。)

(……好。)

(唔……)我哪里知道什么回家的故事啊……没办法,只能现场编造一个了。

我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缓缓道。

——男孩的家在森林的深处,由于年幼的关系,这是他第一次出家门。但是出去之后,就发现,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家了。男孩焦急极了,找了很多地方,沿着那条回去的路走了上百遍都无济于事,于是他哭了。哭声回荡在森林里,引起了森林里的魔法师的注意。魔法师同情他,就告诉他了方法——想要回去啊,就要找到三个必需品:一个是穿着白色衣服的雪女的黑色头发、一个是……一个是……男孩拼命地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三样必需品,回到了家。

也许是这个故事真的合少年的口味,少年在离开前露出了很可爱的笑容。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第二个和第三个少年,是一对兄弟,还是很漂亮的那种,用翩翩少年形容他们一点儿也不过分。长相不像是东方人,而像是某种混血儿,从他们有点卷曲的红色头发就可以看出。虽然他们长得的确很相似,会让人有双胞胎的错觉,但他们是兄弟,还是相差一岁的兄弟。

我在小镇的游乐园里遇见他们,当时他们坐在长椅上,一人一个冰激凌,用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动作看上去十分可爱。也许是处于“母性”这种奇怪东西的本能,看见他们周围没有父母后,我自然地过去和他们搭话。

(吶,你们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不在,可是我们想要回家。)其中一个孩子眨着诱惑人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啊,那可是我不知道你们的家在哪里啊……)

(可是我们想要回家……)另一个孩子同样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好吧……那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好不好?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哦。)

(好!)孩子们的声音雀跃而可爱,带着这个年纪少年应有的稚气。

 我坐在他们中间,缓缓道。

——男孩的家在森林的深处,由于年幼的关系,这是他第一次出家门。但是出去之后,就发现,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家了。男孩焦急极了,找了很多地方,沿着那条回去的路走了上百遍都无济于事,于是他哭了。哭声回荡在森林里,引起了森林里的魔法师的注意。好魔法师同情他,就告诉他了方法——想要回去啊,就要找到三个必需品:一个是穿着白色衣服的雪女的黑色头发、一个是黑夜里吸血鬼的双眼、一个是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巫的指甲。男孩拼命地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三样必需品,回到了家。

孩子们眨了眨双眼,看了看对方,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蹦蹦跳跳地和父母离开之前还高兴地和我挥了挥手。

三个少年,我给他们讲了相同的故事,帮助他们变得开心,最后还高高兴兴地回了家,我意识到我做了一件不得了的好事。

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真好啊……三样必需品,帮助孩子回到了家。”我用轻快的语气结束了故事,看着坐在我身边的女儿,“雏子,以后也要学会帮助别人,即使是你不认识的人,也要帮忙哦。”

年幼的雏子懵懂地点点头,刚要说话的时候,却被电视里女主播的声音打断了。

(现在播报一起刑事新闻,1998年12月,我国A市发现三起刑事案件:某学校女老师被发现惨死在河边,疑似跳河自杀,但发现头发被用某种利器截断;某公司男子被发现坠落山谷,现已断定为他杀,凶手残忍地将其眼珠挖去;某高校女学生被发现坠落与楼底,疑似坠楼自杀,但发现其中指涂有红色指甲油的指甲被残忍挖去……)

——头发被用某种利器截断。

(穿着白色衣服的雪女的黑色头发)

——其眼珠被挖去。

(黑夜里吸血鬼的双眼)

——中指涂有红色指甲油的指甲被残忍挖去。

(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巫的指甲)

(妈妈,妈妈,还有什么故事啊?讲给雏子好不好?)

雏子嬉笑着追问的声音还在耳畔,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耳朵里只是无限回放着那句话。

——我要回家。


2017-02-05 热度-3 文字幻想恐怖悬疑随笔

评论

热度(3)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