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致逝去的三月的你

又:灵感来源于doriko《过ぎし3月の君へ》feat.hatsune miku

    

那棵樱花树下,我第一次遇见你。

墨色的发,在大片的嫩粉下那么明显,象牙色的皮肤,柔美的脸部线条,我愣神地看着你,连怀里的书本都掉落在脚边。自以为无法察觉地盯着你,看了许久,长到回过神来时,那个樱花树下的你,已经消失不见。

大家都说,樱花树下埋藏着的是尸骨,樱花瓣的味道都带着血腐烂的味道。但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舔舐着飘然而至于我鼻尖上的樱花瓣,尝到的却如此甜蜜?

那种朦胧的感觉,就像是羽毛扫过舌尖上的万千个味蕾,轻淡的味道,但没有大家所说的血腥,只是淡淡的,近乎无味。

    明明是这么简单普通的味道,为什么我的嘴角会不自觉的上扬?

    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其实,现在的我亦不知道。也许,只是因为春天即将来临吧。

学校的空气带着三月独特的湿润。三月,朦胧的季节。

学校里的紫罗兰盛放,再次遇见你,便是在那个种满紫罗兰的花坛旁。

教室的窗帘厚重而浓绿,坐在窗边的我躲在后面,用一只近视350度的右眼偷偷看你,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觉。

你很喜欢花吧,两次遇见你,都有花相伴。

紫罗兰摇曳着,你修长的手指拂过花瓣。

「会不会有点太早了呢。」

你的声音有些沙哑,脸上却带着我从未见过的温和笑容。

我趴在窗台上,俯视着你。

星星点点的花瓣,残花如雪。 

而你与花交相辉映,抬头看我的那一瞬,你有些疑惑,却扬起温暖的笑容,手指微张,向我打招呼。

我再一次看呆了,直到上课铃响起,我才发现,你早就在霞光尽头消失。

    为什么会看呆了呢?是自以为不会被你发现而终究被你看穿的不满,还是期待被你发现又装作矜持的喜悦?悲伤,喜悦,而我却始终,没有得到那个确切的答案。

没有勇气和你对话的我,只是错过。

没有错,却彻底过了。

现在想想,我,也真是够蠢的吧?

毕业的日子,又一个春日。

没有你的毕业照,却无法忘记你。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你突然死去的消息,知道的时候,有些愣神。我对你的记忆,仅仅是那两次,樱花下,紫罗兰前。为什么仅仅是见过两次的人,我却在知道你逝去的消息时,泪流满面……

而就在眼泪滑落脸颊,喉咙发不出除了哽咽外别的声音的时候,我才发觉,那是已然逝去的,彻底过了的“爱”。

永别吧,曾经爱过你的我。现在想来,其实你一直在那里,在花坛前,在各色缤纷的花下。而现在的我也知道,我已无路可退,只能继续向前走,不能留恋于过往。

从现在起会遇见的,和那些不断远离着的放下想遗忘的,我只能,继续向前走。

在遇见你后的日子里,愿望仅有一个:愿你始终如一,不论我变成怎样,都能一直能喜爱着我。

很奢侈的愿望,明明你根本不认识我,也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字,不是吗?仅仅是那次对视,就在那一瞬。这样的愿望,显得很自大吧,我。

现在我站在你的面前,同样是三月的季节,紫罗兰朦胧,樱花瓣飘散。我手捧鲜花,闭上眼,似乎仍然能听见你的声音,看见你的笑容。

这段记忆,送给轻轻走过三月的你,也送给踯躅在同一个春天的我。


评论

热度(1)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