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XYZ(四)

Z喜欢音乐,她是某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家境优越的她是所有同学的羡慕对象,但没有人知道,Z承受的痛苦远比她得到的幸福要多得多。

与Y一样,她成为了幻想的诱惑对象。这次,她要加倍诱惑这个女孩,她要让这个女孩坠入她的陷阱再也无法自拔。

当然,Y成为了她的工具。

Z吃饭了。女人不耐烦地冲楼上的女孩喊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叫她了,每次她都装作没听见似的,让人闹心。

Z还没有下来吗?要不要我去叫她……Z的表妹T放下碗筷,关心道。她这个表姐最近怪怪的,让人无法放心。

女人缓和表情,挂上温暖的笑容,把一些饭菜端到T面前,温柔地说,T是好孩子,不用管你表姐,让她饿死算了。女人说着,脸上多了一丝厌恶的表情。

Z与T相比,完全是两个境界。T听话懂事,虽然有些偏执,但女人将这种情况视为“青春期的躁动”,在她看来,这一切都很合理;相反Z,不爱学习,每天除了在房间里拉琴和听音乐,就不说什么话,孤僻,任性,幼稚,忘恩负义。女人将所有的这些都怪罪到与自己离婚的男人身上,她一直认为Z不过是那个负心男人丢下的杂种,但出于她的“善良”,她将她抚养长大。

Z摘下耳机,整了摊在桌上的乐谱,便下楼吃饭。

好了Z,要忍住。Z这样告诉自己。

Z坐在女人的旁边,扒着碗里的白米饭和自己面前的菜肴,一句话没说。

女人瞥了眼Z,这个人,真是没礼貌。想着,语气也变得厌恶,说道,Z,看看你的成绩,又是不及格。你就不能用用心!看看你的表妹,这次又是年级段前十,你什么时候可以学学你的妹妹……

十秒,九秒,八秒……忍住,Z,想想别的,想想乐谱,想想音乐……三秒……一秒!

我吃完了。Z垂着眼帘,整理好碗筷迅速关上房门。

这人……女人皱了皱眉,现在连规矩都不懂了!

T担心地看着Z的背影,Z她……究竟是怎么了呢?自从上次孤雏市表演回来就一直这么不对劲。虽然表姐以前也不是很活跃,但她很清楚,Z变了,而且变了很多,她那双原来漂亮至极的眼睛刚才吃饭的时候有些无神,没有焦点。

她的表姐,究竟是怎么了……

Z拉开抽屉,取出一副画——张扬的颜色,粗犷的线条,在大片的灰色调中,勾勒出一个女孩的线条,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坐在车窗边,笑着,笑得那么柔美,那么纯真。

Y……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呢……

评论

热度(5)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