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她不知道怎么哭

她不知道怎么哭
只会将身体里所有的水分调动

透明粘稠的液体从鼻头挥发
带有咸味的晶莹从眼角散发
甚至唾液也会不自觉地流下
那不是哭
不过是心脏在最后的挣扎

鲜红的数字嚣张地宣布她的罪行
女人的瞳孔疯狂地夺走她的理智
从口里吐出的字句如同锋利的刀
那不是发泄
这只不是夺走她最后辩解的权利

幼年曾目睹的张牙舞爪
妇人不给机会的咄咄逼问
现在再也不加控制的肮脏语言
是啊 已经习惯了 没什么大不了 
这只不过是让她的心再次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怎么哭 
却仍然将那所谓的委屈与痛苦发泄
手中的小刀犹豫着
是啊 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2016-08-02 热度-2 诗歌疼痛文字血腥

评论

热度(2)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