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伪音物语(短篇)

又:灵感来源于deco*27《音伪バナシ》feat.hatsune miku

又:本文没有任何对于VC的偏见,人物只是引用,如有歧义,勿喷。

“呼呼……呼啊……”她喘息着,苍白的手指因为刚才的用力而不住地颤抖。

盛夏的夜,潮湿的空气在冰冷的月光下泛着肃杀的苍白,冷意从暴露在外面的皮肤渗透到身体里,连刚刚一瞬间停止的心跳都在此刻剧烈地跳动起来。

一下,一下,在寂静的夜里跳动着,是这间屋子里唯一有存在生命的证明。

月光透过窗棂,被折断的光线毫不留情地映照在面前少女的脸上——纤细的四肢,身上罩着白色棉布的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红色的不规则的花朵。柔和线条的脸部与她纤长的睫毛极为相称。散落在地面上的长发有一些落在少女的蓝色鞋面上,蓝色与绿色交织着,显得异常诡异。

唯一遗憾的是——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和僵硬的身体。

她做了吗?是啊,她做了,面前的一切就是证明。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已经变成了事实。

怎么回事,明明是几年前就在心里想象的场面,而且脑海里无数次闪过的画面都要比此时更加血腥恐怖。但为什么,自己的手却不由自主地颤抖呢?少女的瞳孔微微放大,看着自己那只不受控制的右手。

“哐当!”利器掉落在木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猛地向后跳了一步,喉咙里发出尖叫声:“啊!”

“呼啊……呼啊……”不对,现在要冷静!没有谁知道这一切的!只是东西掉在地面上而已,只凭声音是听不出来是刀的对不对……恩,是这样的。

胸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涌出来,她用尽全力压住这股力量,但脸部的惶恐却毫不削减,甚至连瞳孔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办,逃走吗。对了!指纹,指纹,电视里不都是这么做的么,擦掉指纹……少女的身体抖得厉害,想要伸出的手腕也以奇怪的角度转动着,不知道如何下手的少女嘴角微微咧开,想要自慰地笑一下,却反而变成了沮丧的弧度。

 怎么办?!她真的做了啊!

————————————————————

“明明得第一的应该是我……为什么……明明是我……”少女独自蹲在黑暗的角落,掩面哭泣着。好像流更多的泪就可以改变那个少女“抢走”她的名次的结局。

与少女周围黑暗阴郁的气氛完全相反的,红色丝绒的幕布前,舞台亮堂得刺眼,各种颜色的灯光都投射在一个少女身上,流光溢彩,让她原本就出众的容姿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MIKU HATSUNE,连名字念起来都如此动人的她,是本次歌咏比赛的第一名。理所当然的第一名,身为偶像歌手,这次比赛对她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的支持,今后也请多多关照!”MIKU扬起天使般甜美的笑容,手捧奖杯,致谢道。

 这次比赛,她的确尽了全力,开了如此多场的演唱会,这样的场面她也算熟悉了,但额上细密的汗珠还是透露了她的确很累的事实。

下了舞台,MIKU终于喘了口气,瘫坐在地上,微笑着:“啊,终于结束了,可以好好休息了啊。”终于可以回家了,RIN和LEN还有LUKA姐应该已经在等她了吧,虽然是公司安排的合租一个不算太大的公寓的室友,而且还不是一起发展的艺人,但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就像家人一样。

想到这里,MIKU脸上又扬起了笑容,迈着步子走出后台。跳上公交车,戴上耳机,前往自己的家。

黑暗中的那双眼睛,明晃晃的墨绿色无声地注视着消失在尽头的苍绿。

“不好意思,我可以坐这里吗?”“小姐?我可以坐这里吗?”“喂,我和你说话呢!”

MIKU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摘下耳机,道歉着拿开放在旁边的自己的背包:“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听见,请坐吧。”说完,脸颊不知所措地爬上几丝红云。

什么啊,该不会是装作没听见吧?虚伪! 洛天依翻了翻眼皮,重重地坐在MIKU旁边的位置。

在她出道之前就有好多人拿她和同个经纪公司的日本歌手MIKU HATSUNE相提并论,总有一些人对她抱有争议,说什么抄袭,模仿,替身之类的。这让她十分伤心。渐渐地,这股伤心化为愤怒,她倒要来看看这个什么MIKU究竟有多优秀。

现在看来,这个也不过就是一个头发很多的女孩啊。怎么看也不是什么能吸引人的样子。而且……还相当傲慢!不就是这次歌咏比赛得了第一名吗?很快,她就会成为第一了……很快的……很快……心里想着,抓着背包的手又紧了紧。

“YAMAHA本部に降りてくださいの 乗客に次の駅で降りて……”啊,到了。MIKU拿起自己的背包,迅速下了车。

洛天依瞥了一眼MIKU,想了一会儿,也在这站下车了。

“MIKU姐!你终于回来啦!”刚下车,MIKU还在四周张望,就感觉身体向后倾,重物压到自己,MIKU有些承受不住地咬牙:“RIN……我……我要喘不过起来了……”明明只过了一周,怎么感觉RIN重了好多,是错觉吗?

“RIN!MIKU要摔倒了。”LUKA挑了挑眉,在适当的时候拉起RIN,同时LEN也适时地扶起MIKU,幸灾乐祸地指责RIN:“是说啊。RIN你都不顾MIKU姐,只是自己开心。”

RIN翻了翻白眼,但仍然很开心:“MIKU姐,我们快回家吧,你不在的时候公司签了好多艺人呢。知道吗?还有一个中国的女孩子呢。叫什么来着……“

听到他们讨论自己,洛天依的抓着裙角的手紧了紧。

他们,会怎么说自己呢……

LUKA接过MIKU的行李:“洛天依,中国的孩子,出道不顺利,好多人都说她抄袭MIKU。”

MIKU皱了皱眉,苍蓝色的眸子让人捉摸不透:“啊,那一定很辛苦吧。希望她可以加油呢。”每个歌手都会多多少少饱受非议,正如她,以独特的形式出道,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对她怀疑鄙夷,但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的梦想是唱歌,只要一直做自己,别人的话对她来说,又算些什么呢。

RIN看了看MIKU,拍拍她的肩膀,因为嘴里咬着棒棒糖的缘故,说话有些模糊不清:“唔……那啥……MIKU姐放心啦……天依姐姐比不过你的啦……”

LEN皱眉:“RIN,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话说MIKU姐你这么厉害……这回又得了第一名吧?”

MIKU笑着:“嗯,这回对手不是很强。走了啦。”

墙角边,少女的身体颤抖着,眸子被厚厚的刘海遮住,晶莹的液体从脸颊滑下。

RIN的话就像是渐渐插入她身体的刀子,带着愈来愈深的痛苦让她的血液深入脑髓。

“这算什么?洛天依?抄袭吧……”“长得完全没有MIKU酱好看啊,肯定火不了。”“舞蹈这么难看,什么鬼东西,差评!”“……”……

那些网络上的一字一句浮现在脑海里,佚名网友的咄咄逼人,公司人员的叹息批评,甚至是家人朋友背后的鄙夷嘲笑,这些都让她早已空虚的肉体千疮百孔。

好友乐正绫的话语现在还在她脑海里——“天依啊,别努力了。反正你也超不过日本的MIKU啊……”

超不过MIKU,凭什么……就凭她比她早出道吗?这不公平,她难道不努力吗?她明明更努力,她比谁都努力……MIKU……算什么啊……凭什么她就只能得第二名,那些掌声,那些鲜花,那些欢呼,明明是……明明是属于她的啊……

少女捂面哭泣着,眸子变得无神,嘴角也挂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如果她消失了,第一名就是她的了……只要她消失……只要消失……就好了……

少女留着泪,心脏此时如此疼痛,承受着的压力在此刻就要释放,背包里,那银色闪烁着的光,是她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她已经准备好了。

见证那个血色充斥视野的时刻。

————————————————————

“喂……你在……做什么啊……”正当洛天依不知所措的时候,另一种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房间,躺在地面上的MIKU困难地睁开眼睛——葱绿色的瞳孔在夜色中似乎闪烁着动人的光彩,让洛天依不由地一愣。

危险。

洛天依突然跪下身来,冰冷的手指捂住渐渐失去体温的手腕。两个人保持这个姿势很久没有说话。

下一个瞬间。

“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实在的,她好像没有对洛天依做过什么吧。现在身体真的好重,眼皮也要彻底合上了呢。

洛天依显然没有想到MIKU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这个时候她也根本没有能力去思考自己的辩词了,只是颤抖着嘴唇,利声道:“还不是因为你的那些所谓的追随者?!他们,他们都没有资格说我的是非!这次的比赛明明是我……”明明是我志在必得的,谁知道,是你,是你这个被万人追捧的偶像歌姬得了第一名!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机会都不肯放过吗……

她根本没有想过事后,只是那些声音一直在脑袋里盘旋。

——洛天依?绝对不会红的啦。

——这种东西,怎么不去死。

——和公主殿下比吗?不自量力。

自负,自卑,愤怒,这些东西在一瞬间涌入脑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控制不住自己想把这个所谓的“公主”彻底抹掉,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将那种东西——刺入MIKU的体内。

她的心一下子凉了,混乱不堪的意识也逐渐清醒。

视线不自觉地移向MIKU的腹部。

 刀刃,深深地插了进去。

洛天依想再次握住刀把,耳廓边传来一句:“别动!”比刚才的声音要大得多,面无血色的MIKU在颤抖。

“别动!天依。”

“但是……”洛天依吸了吸鼻子,抽泣渐渐盖过呢喃。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

刀还刺在身体里,MIKU轻轻将洛天依的手推了回去,她又用柔软的声线重复着:“我会想办法。”

墨绿色的瞳仁毫不停滞地颤抖着,泪水包含着愧疚与不解滑落脸颊:“为什么,你……”不该恨我吗,不该骂我吗,不是应该像那些人一样,用那种理所当然又锋利的语言指责我吗,而且,我明明,让你死掉了啊。

虽然内心动摇,洛天依还是没有再碰触刀把,只是无限地重复着:“为什么,为什么……”

MIKU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也许是竭尽了所有的力气,她猛地睁大眼睛,说了句洛天依从没想到的话:“你快逃。”

她的嘴唇很干。

MIKU的嘴唇,眼看着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变得苍白。

“如果是这样的原因,那么,请在之后的日子里,尽情歌唱吧……”

MIKU的身体软绵绵地失去了力气,无力的手在说话的同时把刀拔了出来。

血开始从白色的裙裾上渗透,在她白皙的大腿上展开漫无边际的血花。

鲜血不断涌出,直到最后的颤抖也彻底停止。

 生命的迹象,在寒冷的湿气里渐渐消散。

“喂!”

洛天依尖叫了一声,无论她怎么摇晃这具身体,叫她的名字,跟她道歉,MIKU手上的力量都没有恢复,她再也不动弹了。

 ——请在之后的日子里,尽情歌唱吧。

 她最后说的,居然是这句话……

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那就好了……

洛天依看着那把沾染着MIKU鲜血的刀,无限地失神。

尽情歌唱吗……

嘴角的弧度,突然上扬。

那么,就尽情歌唱吧。

自负,自卑,愤怒。

刀刃的银光一闪即逝,伴随着绯色溅落在地板上,身体里有什么东西飞出来了,挣动着翅膀,与那片绿色一起。

——就让我们,尽情歌唱吧。

END


评论

热度(5)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