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绞  

绝望三题

(幼年)

其实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在想了。

为什么妈妈总是在深夜的时候掐住我的脖子呢,我不懂啊。

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事情呢,就算这么做也没有关系啊,可是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那么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脑袋说着晚上经常陪我玩画片,讲童话的话呢,明明与事实不符啊。

而当我问你的时候,你又开始掐住我的脖子了。恩,很讨厌吶。虽然说妈妈的手掌很温暖,就像冬天阳光下晒过的被子一样的,暖乎乎的。但是啊,当那种和动画片里出现的一样,那种惩罚坏人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为什么我们大家那么白皙的皮肤里,会是那么难看的红色啊……

(少年)

其实从这里跳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我已经受够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为什么要活着呢?为什么要忍受考试成绩不及格后被痛打的难过,为什么要承受被同学用书角砸破脑袋的痛苦,为什么要隐瞒对喜欢的人的那种强烈欲望呢?既然连自己所希望的东西都无法得到的话,又要带着什么重新回到起点,又要留下什么痕迹呢?

既然活着的结局注定是死,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痛苦的“活”,为的就是注定的“死”呢?

我受够了,受够了生与死这样固定的结局。

翻腾的空气,摩擦的声音,飞舞的发丝,在那一瞬间,我竟然看到了在那个楼顶上看到了让我迟疑的救赎……

原来啊,那么痛苦的表情,居然是为了我呢。

(成年)

现在才发现,生活下去的动力仅仅是对生活的热爱。

我所喜欢的,是午后的阳光,咖啡的香气,书脊的油墨味,雨天的红伞,蕾丝的窗帘……生活是有乐趣的,因此我从来没有想过死。

自杀是一件多么可笑愚蠢的事情啊,既无法证明什么,又无法告知什么。

只有活着,才能将自己所想所知所感,证明于世间告知于左右。这就是活下去的魅力。

经过红绿灯的时候,我通常,不,一定会往周围看一下,或者等绿灯闪烁了几下,等周围的车辆都停下来的时候再往前走,嘛,因为要注意啊,毕竟一不小心命就会在这么毫厘之间飞出身体。

滴、滴、滴

绿灯照常闪烁了几下,我昂起头颅骄傲地向前走。

今天的我,也这么有活力地向前走呢。

滴滴滴——

恩,嘈杂的声音?我拉下直视着天空的视线,盯着那盏绿灯。

为什么,今天,闪烁的格外快呢?

滴滴滴滴滴——

怎么回事,才过了几秒钟啊,怎么会……

刺啦———

东西撕裂的声音,大腿之间突然被灌满了气流,包裹着下体的裙子飞扬起来,隐去了我的视线。

怎么会……难道……

碰——

没有了。结束了。我的生命啊……

滴、滴、滴

黄灯闪烁了几下之后,街头的信号灯转为红色。

鲜血般的绯红,映照在路边牵着孩子的母亲脸上。

“妈妈?走吧……”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孩子,不过五六岁,眨着浅褐色的明亮双眸抬头看着失神的母亲。

“没事没事。”年轻的母亲捋了捋额前的发丝,牵着孩子的手慢慢搂过孩子的肩膀,手掌包裹住孩子纤细白皙的脖颈……

为什么,妈妈,其实第一次的时候,就在想了。

2017-06-29 评论-2 热度-6 文字三题幻想连锁随笔疼痛短篇

评论(2)

热度(6)

©双绞 Powered by LOFTER